5大行涉房固定资产原值逾6500亿 去年“囤房”花近400亿

欢乐生肖注册 2019年04月19日 09:17:26 阅读:250 评论:0

5大行涉房固定资产原值逾6500亿 去年“囤房”花费近400亿。

每经记者 胡琳。

据Choice数据显示,已经发布2018年年报的A股上市银行中,五大行去年“囤房”花费近400亿元。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梳理数据发现,截至2018年末,五大国有行仅仅是房屋及建筑物账面原值就高达6547.97亿元,较2017年末增加393.48亿元。

值得一提的是,上市银行房屋及建筑物账面原值超过7500亿元,而这些远远不是上市银行涉房类固定资产目前的全部价值。

去年“囤房”花费近400亿元。

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发现,五大行去年“囤房”花费近400亿元。截至2018年末,五大国有行固定资产中房屋及建筑物账面原值为6547.97亿元,较2017年末增加393.48亿元。

截至2018年末,交通银行房屋及建筑物账面原值为615.94亿元,较2017年末增加5.91%;中国银行房屋及建筑物账面原值为1179.48亿元,较2017年末增加3.54%;建设银行房屋及建筑物账面原值为1376.67亿元,较2017年末增加8.34%;工商银行房屋及建筑物账面原值为1511.45亿元,较2017年末增加6.05%;农业银行房屋及建筑物账面原值为1864.43亿元,较2017年末增加7.27%。

值得注意的是,五大国有行的涉房类资产还有在建工程。据悉,在建工程包括正在建造的办公楼及其附属物和设备的成本。在建工程成本包括设备原价、建筑和安装成本和发生的其他直接成本。在建工程自达到预定可使用状态时转列为固定资产,并按有关的折旧政策计提折旧。

工商银行年报显示,截至2018年末,该行在建工程余额为351.22亿元,较2017年末增加55.5亿元。其中,2018年工商银行在建工程增加155.74亿元,转入固定资产95.53亿元。

交通银行年报指出,截至2018年,该行在建工程余额为23.91亿元,较2017年末减少18.79亿元。其中,2018年交通银行由在建工程转入固定资产原价为30.76亿元。

中国银行年报显示,截至2018年,该行在建工程原价为302.33亿元,较2017年末增加77.11亿元。

除固定资产及在建工程外,国有大行中也有银行购置投资性房地产。与固定资产房屋及建筑物不同的是,投资性房地产是指为赚取租金或资本增值,或两者兼有而持有的房地产,主要包括非集团自用的办公楼。

中国银行年报显示,截至2018年末,中国银行投资性房地产余额为220.86亿元,较2017年末增加10.6亿元。中国银行称,投资性房地产主要由本集团的子公司中银香港(控股)有限公司及中银集团投资有限公司持有。

农业银行年报显示,截至2018年末,农业银行投资性房地产金额为28.94亿元,较2017年末增加1.39亿元。

投资性房地产也会有转为自用房地产的情况。例如,2018年工商银行有4.58亿元投资性房地产转为自用房地产。

19家银行涉房账面原值7535亿。

Choice数据显示,已经发布年报的A股上市银行中,截至2018年末,大部分银行固定资产中,房屋及建筑物账面原值有所增加,仅2家银行房屋及建筑物账面原值较2017年末有所减少。

其中,截至2018年末,长沙银行房屋及建筑物账面原值为12.37亿元,而2017年末该行房屋及建筑物账面原值为12.39亿元。紫金银行房屋及建筑物账面原值为17.96亿元,而2017年末该行房屋及建筑物账面原值为18.39亿元;2018年末房屋及建筑物账面价值较2017年末减少0.43亿元。紫金银行年报中指出,该行房屋及建筑物本年原值其他减少0.16亿元,系重分类至固定资产。

Choice数据显示,除五大国有银行,截至2017年末,上市银行(包括今年上市银行)房屋及建筑物账面原值合计为1423.22亿元(不含招行)。而这些远远不是上市银行涉房类固定资产目前的全部价值。若上市银行涉房类固定资产按楼市价格估算,其价值将是账面原值的数倍。

除了房屋及建筑物,去年不少银行涉房类资产还有在建工程。

平安银行年报显示,该行2018年年初在建工程余额为18.72亿元,包括重庆、昆明、武汉、贵阳等6地的分行办公大楼。2018年年末该行在建工程余额为7.39亿元。截至年底,固定资产中,该行在建工程转入房屋及建筑物类别原值为23.89亿元。

同时,中信银行长期资产预付款由2017年年底的105亿元升至108亿元,该行表示该款项“主要是本集团为购置或建造办公大楼预先支付的款项”。

宁波银行年报显示,截至2018年末,公司重要在建工程项目合计10.97亿元,包括宁波银行数据中心和杭州分行新大楼。该行在建工程项目较年初增加2.86亿元。

不过,对于上市银行而言,涉房类固定资产主要是为了自用。中国银行年报中表示,该行房屋和建筑物主要包括分行网点物业和办公场所。

近年来,上市银行选择了收缩人员与物理网点,同时对原有网点进行智能化转型。在网点收缩的情况下,银行是否会考虑将涉房类固定资产“变现”呢?。

中原银行首席经济学家王军告诉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,这些属于典型的非生息资产占用,会耗费银行宝贵的资本,一般来说会予以处置,以提高资源投放效率。

黑龙江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资金营运中心主任张铭富告诉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,银行总行和分支行办公大楼一般是自有的,如果退出银行可能会卖出“变现”。评估价会比折旧后价格高很多,相当于现在重置房价。

不过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注意到,上市银行资产“变现”的难度较大。部分上市银行的房产为国有资产,转让限制也较多。去年年底,某银行挂牌旗下14处房产,但是从交易结果来看并不理想。该行在今年3月末又重新挂牌此前未交易成功的多处房产。据悉,因是国有资产的缘故,这些房产转让周期较长。该行在交易挂牌信息中表示,因本标的为国有资产,其转让过程中较其他转让方式有所不同,除不可抗力因素外,整个转让过程约270天。

分享:

扫一扫在手机阅读、分享本文

评论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