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度数据暗示二季度经济端倪 年内专项债发行额度有增加空间

欢乐生肖注册 2019年06月21日 07:19:11 阅读:67 评论:0

[摘要]货币政策方面�����,由于美联储转向鸽派�����,其货币政策对中国货币政策操作的制约下降������。此前的2018年�����,两国货币政策明显分化�����,人民币贬值压力加剧������。未来如果美联储开始暂停缩表甚至降息�����,中国的货币政策将更加灵活�����,降准甚至降息都有可能������。

21世纪经济报道 杨志锦 上海报道���� �。

6月20日����,美联储议息会议仍然维持今年利率不变的预估����,但散点图显示联储内部分歧加大����,降息声音增加����,声明也删除了对未来利率路径“保持耐心”的说法����,市场降息预期升温������。在此背景下����,人民币贬值的压力减轻����,中国亦可以降息应对������。

按照安排��,国家统计局将于7月中旬发布二季度经济数据�����。目前离数据发布时点尚有一个月的时间��,相关数据将是下半年逆周期调控的重要参考指标��,市场也在密切关注�����。

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 ����,今年一季度宏观经济增速为6.4% ����,持平于去年四季度������。不过 ����,4�����、5月份多项宏观数据下行 ����,5月份先行指标制造业PMI再度回落至荣枯线以下������。

“4月����、5月主要经济指标下滑� ��,一些指标的下降程度超出预期� ��,预计二季度经济增速下滑至6.3%�����。”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袁钢明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�����。

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的多位经济学家预测����,二季度经济增速将继续下探����,增速在6.1%-6.3%之间�����。基于下行压力加大的考量����,专家建议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应相机而动�����。由于一季度宏观杠杆再次上升����,逆周期调控的同时应加快结构性改革和对外开放�����。

先行指标回落�����。

月度高频数据仍是市场机构预计经济增速的重要依据������。从先行指标来看������,4月制造业PMI为50.1%������,但5月回落至49.4%������。

“从二季度的高频数据看���� ,5月制造业PMI回落至荣枯线以下���� ,预计二季度经济增速在6.1%左右������。”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������。

袁钢明则认为�������,目前看5月份生产���、需求两端的数据均出现走弱的态势���。生产端�������,除PMI外�������,工业增加值增速也出现回落���。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�������,5月工业增加值增速为5.0%�������,环比回落0.4个百分点�������,同比回落1.8个百分点���。

从需求端看������,4����、5月出口增速分别为-2.7%����、1.1%���� 。“出口对经济增速的影响开始显现������,而且其影响随着贸易摩擦的不确定性会持续������,更重要的因素是国内的需求���� 。”袁钢明说���� 。

消费增速在4月份下探至7.2%后���,5月份有所回升����。交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刘学智对记者表示���,5月消费增速回归正常增长区间����。其中���,5月汽车类消费增长2.1%���,近12个月首次正增长����。消费增速显著快于投资和工业增加值增速���,其对经济的拉动作用进一步增强����。

不过投资增速自3月份以后持续下探����,由3月份的6.3%降至4月的6.1%����,再进一步降至5月的5.6%�����。分大类来看����,主要是基建投资和房地产投资增速下滑�����。

货币政策更灵活������。

刘学智表示����,近期内外需求走弱风险加大����,二季度经济增速可能适度放缓����。宏观政策需要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����,财政政策要在稳增长�����、稳就业中发挥更大的作用����。货币政策加大定向支持力度����,加大民营和小微企业金融支持����,提升市场信心����。

实际上���� ��,逆周期调节的政策已经开始���� ��,其中投资端的发力尤其明显 �� 。6月19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:“积极做好‘六稳’工作���� ��,稳投资是重要方面 �� 。”会议还提出老旧小区改造� 、农村电网改造工程建设� 、农村供水工程建设等措施���� ��,以扩大有效投资 �� 。此前���� ��,中办国办发文允许专项债作为重大项目资本金也是重要措施 �� 。

近日�����,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院金融研究室主任赵全厚接受外媒专访称�����,今年下半年提高地方政府债券发行额度的可能性越来越大�������。这引起市场高度关注�������。

财政部数据显示����,截至5月末新增地方政府债券发行规模为1.45万亿����,占全年新增债务限额的47%����,剩余1.63万亿待发行����。市场认为����,按照现在的发行节奏����,剩余部分将在9月底前完成发行����。

华创证券固收首席分析师周冠南表示������,年内若调整地方债新增额度������,需由中央统筹管理调整����。但中央预算调整程序耗时相对较长������,三季度追加落实预算时间较为紧张������,且历史上并未有配合宏观调控进行中央层级的年内预算调整先例������,因此年内调整预算存在空间������,但概率相对较小����。

不过他指出�����,根据相关规定�����,专项债规模或可突破当年新增限额限制�����,使用往年剩余额度� �。截至2018年末�����,专项债剩余额度1.13万亿�����,或可作为新增发行的空间� �。

货币政策方面�����,由于美联储转向鸽派�����,其货币政策对中国货币政策操作的制约下降������。此前的2018年�����,两国货币政策明显分化�����,人民币贬值压力加剧������。未来如果美联储开始暂停缩表甚至降息�����,中国的货币政策将更加灵活�����,降准甚至降息都有可能������。

“在利率市场化的背景下����,央行更倾向于调整逆回购����、MLF利率����,通过货币政策传导影响基准利率���。央行尽量不动基准利率����,但因为传导机制还在建立的过程中����,也不排除调整基准利率的可能���。”邵宇称���。

袁钢明认为������,并不能简单地通过放松财政���、货币政策来稳经济������,而是要通过结构性改革� �。比如������,改变经济对房地产的过度依赖������,房地产占用了过多的贷款资源������,使得制造业投资维持在低位� �。“从根源上看������,结构性失衡造成了经济增速放缓������,所以要加快结构性改革������,要实施更大力度的改革开放� �。”他说� �。

分享:

扫一扫在手机阅读、分享本文

评论

相关推荐